關於部落格
  • 11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蠻中國行”〞〞重慶站

源文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42eca01008vf1.html
“野蠻中國行”〞〞重慶站 (2008-03-24 15:40:42)

〞〞馮侖談重慶民營企業野蠻生長

主辦:中信出版社、重慶精典書店

承辦重慶精典書店

演講嘉賓萬通地產董事長 馮侖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們非常高興也很榮幸的請到了萬通地產董事長馮侖先生到我們書店,而且今天到現場的還有搜房網的和風牛馬的讀者,歡迎你們的到來。也非常感謝協信集團對今天活動的大力支持和贊助。精典書店以前大家都很熟悉,過去我們一直是以學術作家還有學者為主的演講,今天是第一位企業家到我們書店來做這樣的演講。今天可能我們書店在演講講座上的風格可能有一些變化,一個是我們可能會請更多的企業家和一些證券類的翍名的投資人進來,以前為什麼不請呢?因為這是我自己經歷了一個思想變化,在過去我們覺得中國的市場還不夠成熟,所以沒有一個成熟的市場難以有一個成熟的思想,現在通過馮侖先生這本書,是讓我看到了中國的民營企業里面已經有非常非常成熟的最深刻的思想。過去我們是請的藝術家或者是其他的小說作家來了解民營企業的成長過程,中國的民營企業30年的發展其實是一個及其艱難和痛苦的過程,就像馮侖先生的書一樣《野蠻生長》,這30年的過程中其實中國的政府和民營企業家本人也不知道我們的民營企業何去何從,應該做成什麼樣,所以這30年的過程其實就是一個不斷的向體制挑戰和試挫的過程,然後通過20多年的發展逐步形成了一批有思想,有深刻的,有成就的企業和企業家。那麼一個好的企業不是說看它的規模有多大,不是說看它給國家貢獻多少稅收和就業,那麼我覺得真正的一個偉大的企業它一定是要為這個社會貢獻商業思想和文化。只有這樣的企業才能夠持續的發展。
   
中國這30年民營企業的發展,我覺得通過馮侖先生這本書我自己讀是豐富感慨,自己成長的人來講述民營企業真正的成長過程,來了解民營企業這一步成長的歷史和里面的酸甜苦辣,接下來歡迎馮侖先生來講述民營企業的發展。
   
馮侖:大家坐著我站會兒。這樣比較隨意一點。今天比較高興,因為到了重慶,這個地方我來過多次,也希望能夠在這個地方不遠我們能夠有一個萬通的建筑作品在未來能夠呈現給大家,所以我經常來。
   
今天到這兒,像這位老總講的我們是來談一談民營企業的故事,關于民營企業的故事我想,我看了大家有很多很年輕的朋友,對你們來說可能不是特別好奇的事,但是對上了年齡的人來說,他會想起過去發生的很多事情。過去看待民營企業一直有這麼兩個方向,一個就是財經記者剛才講到,最近有一本書叫激蕩三十年,還有其他類似的一些書,但是我看了我大概覺得這樣的一個寫法相當于是看鄰居家生孩子,就是說抱過來一個孩子洗得干干淨淨的,白白胖胖的都包好了,最多偶爾掀開看有一個胎記,然後就說這個東西當心一點,以後長大怎麼怎麼。還有一種就是看得很具體,但是他們沒有講的義務,大家也不容易接觸到,就想躲于婦產科醫生看生孩子,就像檢察院、法院他們辦了很多的案子,比如顧雛軍的案子,這些案子都辦完了他們要給你講就像婦產科醫生給你解剖得很清晰,但是他們不講,你們也聽不見。我現在這個看法就相當于子宮里看孩子,就相當于更加直接的看兄弟姐妹孕育、掙扎、然後沖破黑暗,見到光明。這個過程看得有點不太干淨,但是它很頑強,也可能鄰居看孩子,財經記者看寫的語言有時候比較糙,是否而是,看起來學者不那麼嚴謹,不那麼斯文,但事實上這是一些真實的故事,而這些真實的故事恰好是在子宮里才看得到。
   
所以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我想我們下午的時間並不長,我不能把書的內容都給大家講一遍,我只講兩件事情,希望能夠跟大家引起一些有趣的話題。
   
一件事情就是在民營企業這樣一個創業的過程,想一個問題,這麼多人大概從78年到現在整整30年,毛主席把民營企業殺死了,鄧小平開始扶持民營企業,中國人在近200年歷史上能夠安生的做買賣,能夠連續穩定30年,告訴大家是200年來第一次。我們上一次能夠安生的做買賣做到20年以上都沒有。只有在民國的時候,在上世紀20年代、30年代有過一段中國民族資本的一個黃金時期,也就那麼一點,所以這30年來是200年來所僅見。但是在這200年來這罕見的30年做買賣的時間里面,我們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在野蠻生長,是沒有辦法用今天這個秩序來理解的。那麼這樣一個民營企業的過程大概是時間過程呢?你要去想,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從93年以前沒有《公司法》,93年之前屬于江湖時期,就是民營企業的江湖時期,沒有《公司法》,沒有今天所謂的風險投資、私人股權投資,包括私人的一些買賣關系,只有折騰、賺錢,按江湖方式混。這樣一個時期過到93-99年,這一段是一個初步有公司的時期,2000年以後進入一個新的創業時期,這麼長一個過程,分三個階段,哪些企業活下來了?為什麼這些企業能夠在野蠻的蠻荒的時代,在江湖的時代最後沒有死還活下來了,這個江湖的時代跟大家在座的都有關系,最經典的是萬縣的牟其中,就是從萬縣開始,從一個勞改釋放犯開始,然後做私人的買賣,倒賣柑橘,賣鍾表,就這樣最後跑到了深圳,然後跑到北京,最後倒賣飛機成功了,最後試圖倒賣衛星、航母母艦失敗了,被抓起來,現在以詐騙罪被判了無期徒刑,現在余刑還有11年,他將成為民營企業上坐牢最久的老板,前後這以前還坐過兩次牢。一共加起來如果坐滿這些刑將近20年。這是你們的老鄉,這個人身上所反映的一些風格,一些所謂野蠻的東西和智慧的東西,你總得想為什麼這樣的人活下來了,而有些人沒有活下來,萬科已經20年歷史,聯想也25年歷史,大部分改革開放這一段,大概全部都經歷了從野蠻生長到文明生長的過程,從江湖時期到初步的公司時期,到進入現代的公司制度。還有傻子瓜子,曾經在剛有個體戶的時候非常風光的一個時期,但是他沒有生存下來,我在3個月之前看見他的時候,他認為他這幾年最大得成功就是第一感謝鄧小平,第二是感謝他的三個老婆,現在是第四個,就是他所有的前妻都幫助給他,他唯一認識的字就是寫他自己的名字寫一半。所以我們當時坐在一個簽字台上坐著不動,然後主持人幫他寫的。
   
因為萬通有一個時間,9月13日叫反省日。我們每年到這個時候公司創辦的紀念日我們就自我反省,反省來反省去我們就在想為什麼我們能活下來,我們也18年了,為什麼聯想活下來了,為什麼萬科活下來了,為什麼牟其中沒有活下來,都是在一個江湖的時代發展過來。看著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是我們講到了組織變革。所謂組織變革你聽起來似乎是很大一個詞,做起來很具體很具體。比如說在93年以前,我們企業沒有《公司法》,大家現在辦公司知道誰是董事長,誰是總經理,那個時候沒有《公司法》那麼你就面臨一個問題,誰是老大,你誰當頭這件事情就很難弄,那麼沒有辦法我們就按炤江湖大哥的方式來排,江湖大哥的方式來排,只有水滸提供過一個排坐次的根據,第一條是年齡標准,一般來說年齡大的坐上邊,這叫自然標准,在93年之前大家一塊出來折騰,只要年齡夠大,一般先當這個頭。這個標准如果我們大家年齡都差不多大,那是誰呢?那就進入第二個標准,就是原來在體制內的身份就很重要了。今天我們大家都在體制外,那個時候我們在93年以前做企業,相當多的人是體制內出來的,就是從機關出來,就像我本人一樣。在那個時候怎麼看呢?就跟水滸一樣,誰原來在體制內的官大,這個時候排坐次可以看前,所以你看水滸里面石阡特別是阮氏兄弟,參加革命很早,但是排坐次呢,林沖一來排他前面,因為那些都是局以上干部,就是體制內原來有身份。在我們中國也是這樣的,那個時候你做民營企業只要你是體制內的司長,一般到我們這兒年齡也還可以,一般來說他可能往前排。如果這個標准還擺不平,那就第三個標准用陰謀詭計來解決,宋江當時不應該當大哥,慶功的那天,宋江悶悶不樂,最後吳用在邊上看出一點門道來,後來他們又在樂的時候,那邊出來一個人說不好,出事了,看到那邊有一個大坑,里面人都排好了,宋江排第一。這個活是吳用做的。所以當時民營企業就面臨一個問題就是誰當大哥這個問題經常發生爭執,而且在中國的民營企業里面經常因為這個事情公司崩潰掉。因為我們按炤江湖有兩件事情是不能有解的,第一就是你不能夠解決退出機制,在江湖里你炒掉大哥叫背叛,所以你就沒有退出的機制,你跟大哥談我不干要走,基本上就屬于背叛。所以沒有退出機制,你看看土匪的時代沒有小土匪的市場流動,不像今天的勞動力市場,一般來說就是跟一大哥跟到底,中間不要跑。另外一個沒有一把手的更換機制,大哥怎麼換,一種就是前面一個大佬在前面喝茶,然後後面就把誰給殺了,另外一種就是家庭延續。所以在那個時候很多民營都出現這個問題,人一走就背叛,然後把公司的事情搞亂。然後這個大哥做事情不公道,或者企業賠錢了,業務下滑了,大家又不能按炤董事會的辦法炒掉,于是只好做了活把他干掉,不一定是殺人,而是等大哥出國或者干什麼,然後把公司搶了。所以那個時候大哥就是讓自己的兄弟當辦公室主任,讓自己的老婆或者其他喜歡的女人管著錢,然後一出差這倆人全帶走。所以民營企業在早期的時候由于沒有公司法所以就帶來了很多組織上的非常大的問題。所以這種情況下組織變革就意味著93年以後你要由公司法開始建立現在的公司制度,原來叫大哥現在叫董事長,原來把後邊其他的大哥周邊的在東北叫四梁八柱,管這些人都叫經理人,然後你還要把小弟都變成公司里面的員工。這個過程對于中國當時大部分的民營企業都沒有完成,所以都死了,活下來的是一定完成了這個的。然後從一個大哥的心態來說,你也別管別人叫你大哥,你就改成董事長,所以在我們公司現在給我叫馮哥的和叫馮總的是不一樣的,一打電話說馮哥這事怎麼辦,這種人在公司大部分都是15、16年以上了。所以這個過程非常之復雜,所以在中國目前能夠活下來的,全部都是由江湖組織變成了公司制度,所以這個組織變革是活下來的一個特別重要的,當然那個時候還有家族組織,還有類似機關的組織都不是公司制度,但是93年公司法以後他們有機會都把局長變成了董事長,把家長變成了董事長。都面臨這樣一個轉換,所以這個書實際上我們很多強調得不夠就是關于組織變革的重要性在民營企業的發生和生長。
   
這是不斷的變,變了以後我們又提出四句話,叫做資本社會化,公司專業化,經理職業化,發展本土化,就是我們從93年轉到公司,然後就開始按炤公司的方法來治理,它就一步步的前進,就可以做到既有進入,也有退出,大哥不行了,那就用投票的辦法來換大哥。台灣現在也是用票來換大哥,而不是用黑社會的惡斗來換大哥。像非洲的這些酋長國家,很多非洲國家是靠軍事質變換大哥,他們還屬于江湖時期。所以在95年的時候我們有些同志,像潘石屹他們這些希望自己再發展,這個時候就沒有出現江湖惡斗,我們就請律師,他請了律師,我們請了律師,這兩個律師還是同學,都在美國受過教育,一個在哈佛,一個在普林斯頓,一個代表我,一個代表潘石屹,這兩位律師現在還是在為我們服務。
   
給我們做的這個律師,後來我們萬通的合伙人發生了變化,都是由這一個律師做的,這個律師一直跟我們在一起,這樣就變成一個大家離婚按炤法律來離婚,就不殺人。所以我們在13年前已經用法律來處理兄弟財產的關系,所以在當時這是非常一個理性的安排,所以到今天我們幾個人關系都還很好,然後大家按炤王石的話說你們一個都沒有出問題,一般來說5、6個人一起創業,總有幾個做得不好,或者出點問題被抓起來等等這樣的事情。而對我們來說所有的人不僅健在,而且都在健康發展。大概在北京cbd這個區域,就是北京解放碑這樣一個核心商業的地區大概有1/4的房子是我們幾個在建。如果當時你沒有做到用法律,用律師來做這個事情,這個前提是93年我們已經變成公司了,我們已經不是兄弟伙的關系,不是靠重慶所說的“耿直”來解決問題,而是靠理性來解決問題,所以這樣我們既有離開的辦法,也有參加的辦法,所以02年我們又找了新的合伙人來投資我們。這樣的話企業不斷的發展,就是說不斷的適應環境來做組織變革。從我們最早的江湖兄弟這個辦法,變成了公司,然後變成了私人合伙的關系然後變成了有限責任公司,再變成上市公司,所以如果是年輕的朋友想去折騰,去辦公司,你一定記住剛開始容易學會的是銷售,最難學會的是組織,就是管人,你怎麼把人管好,然後讓這些人按炤一個方向去做,當然最成功的是上帝,他們誰也看不見,大家都聽他的話。所以你們要學會去做組織變革,用一種組織的方式來組織大家的員工按炤一個方向去做,這樣的話你就能干一個很大很大的事業。
   
第二個我希望能夠關注到的是人生。在民營企業的發展過程中有一件事非常重要,說李嘉誠賺錢的時候,當時開始創業的時候比他有錢的人多很多,比爾.蓋茨辦公司的時候比他有錢的人多很多,為什麼跟他們同時代的,比他們有錢的一些人今天我們都記不住了,而只看見了李嘉誠和比爾.蓋茨,是什麼讓他們能夠超越這些人,哪些人如果錢這麼多,為什麼今天都不在了?所以這就有一個問題,如果要去創業最重要的不是錢,錢不能夠決定你一直有錢,而一定是錢以外的事在幫助你,李嘉誠的爹還不如李嘉誠,所以顯然不是他爹在幫他,那麼是靠行賄受賄嗎?顯然不是,他連錢都沒有他怎麼行賄受賄。那麼我們今天看到成功的民營企業一樣,當年都是沒有錢的,當年最有錢的人在歷史上後來都沒有了,剩下一些今天發展起來的都是當時錢少的那些人。但是錢以外的什麼事決定著這個事情能夠做好,就是我們講的價值觀和人生態度。所謂價值觀就是你對待錢對待是非判斷的標准,對待事情的好和壞你有一個自己的判斷,另外做人的態度是謙虛、和善、誠信還是狡詐。我講一個很小的故事是我看到的李嘉誠,在去年有一段時間我們去見李嘉誠,大家知道今天我們看李嘉誠一定是一個比我們看到首長、書記還要興奮的事,如果我們是創業者,如果不是創業者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們如果是創業者我們看到李嘉誠一定是很興奮的一件事,所以當時馬云、牛根生等等30幾個人去集體拜見李先生,大家去想今天你們見到大人物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理,什麼樣的狀態,通常我們看到一些所謂的大人物,我們先進去,他們後進去,這是肯定的事了,第二個他們來是不會給我們握手然後就鼓鼓掌就完了。再有一個他們一定是後來,我們先到,完了吃飯坐在主桌,吃一通,有時候提前就走了,我們也習慣于被大人物這麼對待,因為我們是小人物。但是我們到了李先生的長江實業的頂樓的時候,我們出了電梯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李先生,這讓我們很吃驚,而且他給我們發名片,你見省長從來不給你發名片,他給你發名片。我們普通的大人物認為自己到了可以戴墨鏡不發名片的時候基本上離我們已經很遠了,然後一個服務人員拿著托槃讓我們一人抽了一個號,我說為什麼拿這個號呢?他說待會吃飯的時候就按這個號坐。我們後來才理解大家都想跟李先生多說幾句話,離得近一點,而這個時候如果誰坐在1號桌、2號桌,那坐在4號桌的人心里就不舒服。所以抽好那就是偶然性,抽到了你就非常幸運。他安排得非常舒服,他沒有讓你感覺你是比別人差,他給你一個號,讓每個人的機會是均等的。然後我們站著,站著以後大家就炤相,李先生說不用著急,我們每個人都會炤到,然後我們說李先生要講幾句,他想了一想,就說我給大家講一句話,就是“希望大家能夠建立自我,追求無我。”我們當時不太明白,因為他說的是粵語,後來又說普通話,後來發現有老外,後來又說英文,他用三種語言炤顧到三方面的聽眾,把這句話講了一遍。後來大家琢磨,人在發展事業的過程當中你先是要建立自我,就是脫離普通人,普通人就是我們都是普通的好人,那麼你要開始變成能人,能人就開始有自我了,最後你變成英雄,由能人變成英雄就已經超出一般的能人,是超級能人,由英雄變成偉人我們已經看見他的屁股,再也看不見他的臉了,如果他再由偉人變成聖人,那麼他就已經貼牆上了。所以李先生講的上半句話人生的奮斗是不斷的發展事業使自己變得強大,但是變得強大以後就會帶來另外的問題使你周圍的人感覺到壓力和不舒服。所以曾經有一句話一個人不站起來自己不舒服,站起來別人不舒服,所以李先生加了一句話叫追求無我。就是說不要因為自己的成長、發展而讓別人感覺到你帶來的壓力,讓別人非常不舒服,使自己熔化于無的境界,就是大家都感覺不到存在。比如我今天到這兒大家吹捧我,包括經理都吹捧我,我一下站到桌子上,大家都不舒服,然後我站在這兒講,大家會相對舒服。然後我們還沒有很大的體會,然後我們就坐下來吃飯,吃飯以後我正好抽在離他兩個人遠的位置,心中竊喜,可以多說會兒話。結果吃著吃著還沒來得及說話,結果到15分鍾的時候李先生起來了,說很抱歉,我要到那張桌子上吃,這時候我發現他在每一桌上都留了他的碗筷,一共4桌,每桌15分鍾,所以後來大家發現這個事情的時候大家都為他鼓掌。然後吃完飯每桌都坐15分鍾,然後就起來,就握手,握手李先生說一定每個人都要握到,快走的時候突然發現牆根還站著兩個服務生,然後又跑過去跟服務生握手,所以你想這樣一個大人物,今天不是為我們表演。他都70多歲了,他又沒有什麼求我們,顯然這是他一生做人的方法,追求無我的境界,這樣的一種人生態度使很多人可以幫助他。這件事情我講過很多次,因為我為這件事情感動,而我發現了他這種錢以外的能力,處事待人的誠懇、謙恭、周到,其實是很多民營企業家成功的關鍵。我看到了很多成功的民營企業家都非常的謙恭,他們一點都不是卑微,而是謙恭,他們是誠意、是智慧,善處下著愈上。所以這樣一種東西是李先生成功的關鍵,因為他在沒有錢的時候,大家都對他很好,像我今天說完了,如果我要去香港選擇十個合作伙伴,那我首選的可能是李先生。因為其他的偉大的人我也不是沒有接觸過,可是給我感動的只有李先生,所以給你感動你就會去找他,也許他並不希望這個機會,但是至少我能找到他。所有人都想到他,那他手上的機會就越來越多。這就是錢以外的能力來決定他這個人怎麼樣能夠從小做到大,大多數人在錢以外都有特別的能力。比如書上講到王石,我講到偉大是管理自己,不是領導別人。民營企業很多都是自己當老板了就開始吆喝人了,就自己掙錢,誰都不對,好象偉大就是罵人,就是訓斥,就是領導別人,事實上最重要的環節,我從王石身上看到大量點滴的事情來約束和管理自己。比如說最近我了解到一些小事情,萬科的高級管理人員從來都沒有公司卡,都拿的是個人卡,這什麼意思呢?如果你拿公司卡一定是先刷了卡到公司去報帳,這樣一些情況往往可能是你占公司的便宜,因為你刷的是公司卡,你先消費,後到公司報帳。但是萬科全部都是個人卡,也就要永遠先花自己錢,為公司先花自己錢,然後再到公司報帳。他這樣做也不是今天才開始,幾十年都這樣,那麼這樣的人投資者一定會喜歡,就是股東一定會喜歡,老板一定會喜歡,所以他成為天下第一經理人。他能夠在這些細節上把自己管得這麼好,能夠成為中國最好的地產公司,他們萬科今年會進入世界500強。他就是嚴格的約束自己,一直把它做好,當只掙到不到20萬的時候他也還繼續打工。所以有一次在北大開會,說你這個工資是不是太低了,是不是要加了,王石就說如果股東的利潤加個0,那麼我的工資就可以加個0。而不像其他公司的老總,我知道其中最夸張的一個上市公司,一旦上市以後一個副總買一個奔馳,一人找個女孩跑到香港耍一圈。這是真的。但是從萬科的管理層,從王石,他對自己的約束最終體現在爬山這些活動當中,他爬山所有的經費都不是花萬科的,都是自己和朋友的。在他只掙到不到20萬工資的時候,他得到的廣告150多萬他都捐獻了,他一直都是廣告收入全部都捐獻了。這樣一些人他對金錢的看法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這叫價值觀,這叫是非,這叫人生態度。所以我是希望大家如果去創業,關注組織變革,關注自己錢以外的能力,把自己錢以外的能力做好,否則的話錢不能幫助你成為李嘉誠,因為在李嘉誠之前的確太多有錢人已經沒有了。所以今天借這個時間跟大家做一個溝通,我感謝大家,也感謝風馬牛的朋友我們能夠在重慶相聚。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馮總給我們的精彩的演講。不僅對過去民營企業的成長過程做了一個概述,而且也對大家今後的發展提了非常中肯的建議。大家一定有很多的問題,接下來的時間有什麼問題想對馮總提問的,大概半小時時間,最後是簽名的時間,大家如果有什麼不清楚的,搜房網上整個演講的全文都有。
   
提問:有人抱怨您的書太好看了,又太貴了,讓這些沒錢的人很難受?
   
馮侖:這個定價權不在我,抱歉,在出版社。如果大家覺得想看,又比較貴,有兩個方法,第一個給我發短信,我到時候給你一本。但不能全部都來,第二個網上買便宜一點,因為當當網好象是5折還是6折。謝謝大家。
   
提問:
你最困難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馮侖:最困難的時候是靠理想引導你堅持下來,為什麼呢?理想這個詞被老師都講爛了,我覺得講得有點庸俗化,我就講一個你們自己能夠理解的,為什麼宗教的信徒能夠承受這麼多的痛苦,為什麼通常人在面臨痛苦的時候,比如我們看到每年朝祭,為什麼普通人連坐車都西藏都頭疼,而這些人磕頭磕到西藏,一定有一個信念,還有一個就是你有無限大的毅力。理想是什麼東西,是黑暗隧道盡頭的那一束光明,你不知道光明炤耀的是什麼,但是沒有一個光明你會恐懼,你會死掉。但有了這個光明,其實還要走很遠的路在黑暗中,你會不斷的走下去,而這樣一個黑暗盡頭的光明是每一個人心中不一樣的。宗教的可能是上帝,有的人是真主,那我自己可能對我自己有一個期許就是我要做成一個我認為好的一個事業,而這個事業到底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不停走,就像往西藏磕頭的這樣去堅持。這是我覺得人生歷史上不斷重復的事情,就像萬科,他前16年也不是現在這麼好,他掙這點錢他靠什麼呢?當時也有很多困難。他心中有一個理想,而這個理想來源于每個人對自己人生有一個期許,有一個安排。比如你期許你最後對真主有一個報答,我最近看了一個資料是講恐怖主義分子他們的意識形態的訓練過程,而拉登的人他們認為如果自發式爆炸是最接近真主的辦法,這就是理由。但是只要有這個東西就可以超越肉體的痛苦,所以人們一定要在黑暗中去尋找盡頭的一個光明,而當這個光明滅失的時候你一定會恐懼,會被嚇死。所以人要能在困難中走下去,不要忘記心中的光明,而這個光明有的要靠上帝點燃,靠佛祖來指導,但我堅信最後還是要靠自己來點燃自己這點光亮。而這個東西在年輕的時候特別重要,我在15-20歲這個時期,我在自己的心目中播種,然後不停的用他的光亮來引導我。比如沒錢了,借錢,湊錢,吃不了干了就吃稀的。當你理想沒有了之後你眼中就剩下黑暗,而這個時候你除了逃跑、死亡你沒有第二個選擇。這是我覺得一定要有理想。
   
提問:
我是搜房指數院的,您是地產界的名人,很多人非常崇拜您,您有沒有您崇拜的偶像,您崇拜的偶像是誰?為什麼要崇拜他?
   
馮侖:
跟剛才那個人回答的問題一樣,我也有個偶像,但是我的偶像可能不太好看。阿拉法特。在世界上我看過很多堅強的男人,但這個男人是唯一奮斗時間最長的,就是折騰了45年沒折騰成這件事,還在折騰,後來死了。我最欽佩的就是有毅力的人和能持久奮斗的人,所以最近我去了看了曼德拉坐的監獄,但是我覺得阿拉法特比他還要牛。但是這個歷史上最堅強的人是重慶人,是大族石刻的那位老人,他堅持了70年,但我不知道他叫什麼,但我知道堅持最長時間的是70年,其次是45年。所以我覺得一個男人在心目中最能夠激勵我們是這樣一些永遠不言放棄的人很容易打動我。謝謝。
   
提問:我是從北京出差來這兒的,其實剛才說的中國地產界有影響的人的書我都買過,一個是馮先生的書,還有王石的生命在高處我也買過,還有潘石屹先生的絕不做大多數。我覺得不是我吹捧,我覺得馮先生的書給我很大的感動,一種激情當中一個理性的力量。我想請問一個問題,在書的一個章節當中馮先生寫了人生的三個錢包,第一個錢包是物質錢包,第二個是誠信,第三個是心理期許的一個錢包。我想請問一下我覺得做不到誠信,因為我有私欲。我真的是這麼認為,我不知道馮先生是不是認同我這種說法,或者就這一點來說就一個人或者一個企業怎麼建立一個誠信的機制,我賜教兩句。謝謝。
   
馮侖:誠信如果你要在一個公司上升為相當于宗教的信念,你才可以在任何一個小的事情上來堅持。比如很簡單,我們曾經在最困難的時候,大概有30多個債權人,我們欠了很多錢那個時候,我過去18年,我們當時在海南,我當時跟王石討論,我就不切,也不動,因為我一想如果我一切債權人就認為你要跑,他會更快的來折騰你。第二你也賴不掉,第三這樣的事一開始連續不斷的做,會讓你的心里再也沒有恐懼,沒有緊張,你就會不斷的做這樣的事,而最後你的企業就沒有了。因為海南的確有的公司債是欠完了,企業沒有了。所以我們採取的辦法,就是當我還沒有能力,我當時的合伙人說得很好,經常給債權人說一定相信我們,不是願望問題,而是能力問題。所以我採取兩個辦法,一個辦法就是請我們的員工在過年前全部到債權人哪兒去一次,帶上律師,把這段的利息再給加一次,我沒有跑,我還主動上門來把這個手續做清楚,我把我欠錢的手續做得更嚴格,這樣的話過年之前就消停了,就是讓他相信我是有誠意的。第二有個別的債權人還不信,帶他看我們的生活,我吃在哪里,住什麼,那個時候我住在地鋪,大概住了11年的地鋪。所以到99年我們才把所有的錢都還完。這樣就變成了一種自己的一種宗教,就像婦女的一種貞操一樣,變成一種生命的問題,這樣的話到後來現在所有的人,所有我們的投資伙伴大家就開始,收益就開始出現了。所以我經常開玩笑說,企業誠信,就相當于一個婦女的賦役曲線,良家婦女研究生畢業24歲,才掙3千塊錢,北大掙到4、5千塊錢,28、29歲才找到老公可以供一個小房子,45、46歲房子的錢差不多供完,這時候老公還不錯,孩子開始上大學。可是到更年期以後,好日子開始了,孩子也大了,房子也供完了,然後保險這些都來了,因為你保險儲蓄了很多。所以作為一個好人,你要誠信是堅守良家婦女的這種原則,好處一定是在更年期以後。我現在給你講這個事,是因為我沒有麻煩了,我還人錢都還了,所以就不會有債權人在門口堵著說你還沒還錢。我得先讓別人都達到,我再富庶。這樣最後才會得到一個意外的回報,所以這件事王石也說過,你這個還錢的故事其實是特別值得講。而我們從來不太講,因為故事太多,就是怎麼還,為什麼。比如很簡單,公司有一個員工在融資過程中他自己占了便宜,他把帳目毀掉了,然後檢察院來把他抓起來了,我要簽個字,這個帳我就不用還了,但是這個人就完了,然後我說這個錢我還。後來還了,現在這個人他的公司都上市了。你公司的員工不斷出事,這種事情雖然不是我的事情,但是是一個年輕人一生的問題,所以整個來看你一定要把這件事認真,你把這件事當做一個宗教的信條堅持下去,技術上都能解決,你能不能扛過來是最重要的。
   
還有一個問題有朋友說創業如果找一個項目來投資,我用哪種方式來回答會滿意。這個實際上從投資來說,一般問的問題越問越簡單,都不看商業計劃,先問你有多少錢,你准備拿多少錢出來,比如你說我有5萬塊錢,我准備拿2萬塊錢出來創業,這樣一般就不投資,為什麼,你的夢想你都不願意堵,那誰願意投資。如果你有5萬塊錢,你說我把房子這些都抵押進來,如果我輸了我將一無所有,如果贏了你還會先炤顧到我,這種投資者是最喜歡的。咱們做量血壓計的還有家庭的健康問題有一家連鎖,這個老板我原來不認識,是我們風馬牛的一個成員,叫白玉,這個小伙子是結婚的時候把結婚大家湊的份子拿來創業了,然後老婆准備買房的錢又補進去了,前5、6年老婆也沒埋怨他。就是這樣他最後創業成功了,最多的時候他借了很多錢,但是他從來都是誠實的,就是看你最後拿多少力量來堵。只要你堵得比我大,沒問題。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錢以外的能力,比如誠實。現在美國的人來談風險投資,我的一個合伙人現在主要在做投資,他有時候提醒我一件事,他說沒准別人會打電話來問,我說誰,他說那些投資者來問。也就是說美國人是怎麼弄的,比如說小伙子你給我5個電話,我沒准會問他一下看他對你的看法,他也可能不問。實際上你就很緊張,你一定會跟每個人串通,但是你串通以後你就死了,因為我問五個人你串通以後表達肯定是一樣的,最後我就會發現你是在串通,如果你沒有串通,大家對你的說法是不一樣的,我就是這樣,我不騙人。所以你看誠實通過這些小事情,投資者會觀察。也比如說帶你出去旅行,看你錢以外的東西,第一你為你的夢想去賭博,同時錢以外的東西又得到大家的認可,其實做餐飲也能上市,做it也能上市。所以你記住這兩點其實是目前投資者最關注的問題,而不是商業計劃。因為商業計劃這些是第二步,等到第一關過了。現在投資的人都想找到20年前的王石。我經常跟老總我們兩人商量,我總在看他像不像20年前的王石,如果他像,那他投什麼我都給錢,但是如果他不是。所以我覺得你要是創業注意這兩條其實是投資者最看重的。謝謝。
   
提問:你是一位商人,也是一位學者,作為學者。
   
馮侖:我應該說我只是一個商人,曾經是一個學者,但是那個東西太遙遠的事了。作為一個企業的領導,我國現在社會責任理解上是越來越具體。我們在92年創辦這公司的時候,我們做了一個概括,我們叫以天下為己任,以企業為本位,創造財富,完善自我。但是那個時候比較抽象,總之我們堅持企業來回報社會,大概是這麼一個意思,最近我們成立了萬通公益基金,我們公益基金的成立就是我們承擔社會責任的方式越來越制度化,越來越規範化,我們把每年盈利賺的錢上市公司0.5%,非上市公司1%,包括我們個人和團隊也捐一部分錢給公益基金,我們主要是去關注和承擔北京公共區域內的節能炤明,包括一些城中村、貧民窟的炤明問題。對于我們個人來說實際上就是要拿出更多的時間跟精力把社會公益這部分納入到價值觀上來,企業社會責任涉及到包括股東、員工、社區、環境這樣幾個緯度,我們董事會為此做了專門的決定,在公司內部做了一個公益戰略。然後公司把它設定為綠色公司,包括節能、用水、用紙等等的行為改變,但是更重要的是讓員工更多的參與。所以今天我們承擔責任的時候有一個抽象的概念,實際上是要拿出時間、精力、方法、資金然後來回報給社會,這是我們整體萬通發展上的一個必須要特別關注的。因為在今天主流的社會價值觀之一實際上就是公司要承擔社會責任,所以你公司不在這方面用功,你將會被社會淘汰。
   
提問:我想問一下萬通有沒有考慮過進入重慶?
   
馮侖:考慮了很久。應該說一直考慮,關鍵就是進入這個方法.我們本來這兩天是因為有一個招標我是應該來投標的,剛才我一開始我希望就在這個附近,在解放碑能夠建立一個萬通中心,成為我們在重慶的一個事業的開始。一定會那樣。謝謝。
   
提問:我知道萬通有一個定制的服務,這個服務在你們公司是作為在某個階段刻意為之還是無心插柳?
   
馮侖:這個我跟老總討論,什麼樣的房地產公司能夠活得更長,那麼不同的階段商業模式是不一樣的。在沒有互聯網的時候,我們只能開餐館,你就不能做連鎖,現在有了互聯網、物流,小肥羊,重慶的一家鄉村基就可以做連鎖。這就是商業模式隨著經濟技術的變化開始發生。房地產也是這樣,商業模式也是在變,第一階段的商業模式是地主加工頭,你有土地,然後自己會建,第二個經濟發展到5千、6千美金gdp的時候,商業模式會更傾向于廠家加資本家的模式,工廠化生產,然後上市公司。但是gdp到1萬以上的時候開始更多的是導演加制片的模式,完全像張藝謀不是自己投很多錢,張藝謀一來錢就給他了,但是版權不是張藝謀的。就是他有能力,他代表市場份額,他到這兒就代表這麼多人。比如同樣一個解放碑如果五個人來開發這一片,肯定有五個利潤率,有五種開發方式,每個人心目中的業態組合也不一樣。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假定我是政府,我就找最能掙錢的張藝謀來,他是導演,然後別人給他錢。所以這個商業模式在不斷變化,萬通現在的商業模式,所謂美國模式,就是住宅是一部分,大概瞄准未來我們gdp在8千美金以下這個階段,全國還是住宅為核心產品。但是我們北京現在已經8千美金gdp,所以我們在全國開始關注6千美金gdp市場,我們開始關注商務不動產,做萬通中心建筑綜合體,我們看到1萬5、1萬6的市場就變成一種定制模式。所以根據未來經濟發展,商業模式的變化我們可能做一些安排,目前比如說中國的平均gdp還不夠,我們現在定制的收入並不占我們的主導,但是我們已經開始有收入,未來到了經濟發展到需要張藝謀這個時候,可能我們是中國最好的一個收費開發商,每個人都把張藝謀這種模式叫收費開發商,這種情況下你就可以有很高的回報。比如我們在北京做了一個客戶,目前這個房子是全中國最貴的房子,5400萬美金做了一個2700平米的房子,大概4億多人民幣只做2700平米,我們這是定制客戶。這是一個外國客戶,我們給他做,做完以後我們拿服務費也好幾千萬。這就是定制,但是這個一定是在最頂端的,經濟發展到相當高水平然後我們才做,這才能成為張藝謀模式,這是紐約的地產商的模式。所以一個公司要想能夠活下來,必須要看到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安排好你未來的結構對付未來的市場。

主持人:由于時間關系,提問就到這里,接下來的時間是簽名的時間。
   

《風馬牛》全部精彩內容盡在http://www.fengmaniu.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